第1章验房日新房做爱疑似被对面楼顶老头看到人活就是征服的过程。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还征服世界。那,如果同时征服这两者呢?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就是征服这个已经征服了世界的男人的女人。人爲什麽要征服?是要享受那种征服感,那种征服的快感。吃着一个男人的饭,用着一个男人的东西,花着一个男人的东西,住着一个男人房子,睡在一个男人的床,在他的床上肏他的老婆,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最有征服快感的征服。而再让这个男人的老婆再给自己生个孩子,则是最最最成功的,最最最有征服快感的征服。 生活经历复杂又具有黑道背景的五十多岁的瘸腿老头王良民承担了包括徐凯新别墅小区莲花小区废品的回收,跟保安及部分民工也很熟。徐凯是一个幸福而又事业有成的富二代,在一次陪同客户找小骚逼事,遇到了一点烦恼,一直以爲自己和老婆前戏8分锺抽插2分锺而老婆又能高潮的性爱是非常和谐的性爱,却被这个客户近乎四十分锺的抽插和小骚逼无意中的话语给否定了,让他对自己的性能力开始産生了疑虑。别墅买的已经交房了,对面的别墅还在盖着。徐凯和许梅小别重逢,忍不住就要在新别墅做爱,但受客户和小骚逼的影响,第一次的激情拥吻竟然没有硬起来。又到了楼上,徐凯上来了牛劲,非要硬起来做一次,以打击客户和小骚逼带给自己的消极影响。在三楼把一个供应商送给自己的毛巾被铺地上做爱,因爲怕还是硬不起来,拿了毛巾被后在上楼前,徐凯先自己套弄了几下后才上的楼。完事后,徐凯分开许梅的双腿说是那个地方天天被日却不见日,今天正好晒晒。许梅却发现对面楼顶,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的老头正在和几个民工聊天,老头的脸是面对着自己所在的楼,不知能不能看到。在许梅下楼后,徐凯跑到窗前看看对面楼顶,仿佛看到那老头在对自己竖中拇指。1、收垃圾的老头==莲花小区·收废品的老头王良民最近几年华夏大地房地産发展甚是迅速,青岛也紧随北上广的脚步,房价也是一天比一天高。国家爲了抑制房价的快速上涨,对于每个家庭多于一套以上的新房提高了贷款利率和契税,但照样管不好房价前进的脚步。平头百姓们节衣缩食贷款买楼房因爲税高了贷款利息高了而又白白多付出了钱,有钱人们却还是照样购买别墅。新建的高档别墅群莲花小区二期工程要交房了。莲花小区位于全青岛最好的市区——市南区,又位于市南区最好的位置。一套价值上千万的房子,卖的比普通楼房还要火,一期开盘二小时就卖完了,这二期甚至根本就没开过盘,都被那些有钱人托关系买走了,所说,三年后才开始动工的三期工程也早已预售一空。别墅是有钱人住的,有钱人在生活中照样要産生垃圾、废品。别墅小区里的垃圾和废品不是随便一个收垃圾的人就可以收的。在整个青岛市,废品收购産业链都在黑社会老大聂磊的控制之下。而直接在市南区几个高档小区进行废品回收的却是一个叫作王良民的五十多的老头,蹲过大牢,干过房地産,会做饭,懂点中医,无子无女无老婆,因爲曾经在狱中给聂磊及几个黑社会头子冶过伤,在出狱后就得到了照应。在自己进入的房地産公司被老板卷着钱跑路而倒闭后,又遇到了一系列的挫折,王良民找到聂磊,选择了收废品这个活。他选择这个,并不是爲了挣钱,自己就孤身一人,又老了,要那麽多的钱干嘛。如果爲了挣钱,他可以让聂磊帮他找一个好的工作,起码找一个大公司看个大门是没有问题的。他选择这一行是有目的的。王良民的一大爱好,是美女,经常找妓,却玩不成,原因是那东西太大。而妓女们又没几个漂亮的,他心里也不太喜欢那些被日白小骚逼。那麽,哪里美女多呢?自然是有钱人中的美女多啊,有钱,吃的好,穿的好,用的好,打扮的也好,看上去就顺眼,就漂亮。这才是王良民选择干这一行的真正目的。加上莲花小区,王良民一共负责四个高档小区,时间有的是,和各个小区的保安,甚至包括莲花小区二期工程正在施工干活的一些民工也都很熟了。但从外表来看,每个人都觉着王良民可怜。其实,王良民却在心底里可怜其他所有的人,所有的男人,因爲其他所有的男人的命根子都不好自己的粗大,不如自己的管用。一个女人不经过自己的调教,很难适应自己的巨物。因爲空有一根巨大鸡巴却没有女人可用,但却成爲那些男人和女人们嘲笑他的一个把柄。而只有王良民自己和那些被自己操过的女人知道其中的妙处。既然妙,何不天天做?嘿,满汉全席天天吃还就吃够了不是?人活一世,爲了什麽?爲了征服。人的一生就是一个征服的过程。男人,要征服的最重要事情是世界,而女人呢?要征服的最重要的对象是男人。生活在高档小区的男人,本身说就说明对世界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征服了。生活在高档小区的女人,本身就说明对世界上的优秀男人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征服了。男人,在征服女人中,重要的是满足女人们的欲望,这欲望包括两个方面,孔子已经总结了,饱暖和淫欲。而生活在高档小区中的男人们,往往并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已经被征服并被驯服了的女人身上,这就给了女人们重新野化的时间和精力及理由。都以爲自己给自己的女人们解决了饱暖的问题就完成任务了,却往往忽视了饱暖之后的问题,殊不知,开疆容易守土难。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男人们又在忙着开辟新的疆土了。而生活在高档小区中的女人们,往往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已经被征服并被驯服了的男人身上,这些男人们都以爲女人是被他们给征服,却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是给女人们征服,所以男人们都以爲自己给自己的女人们解决了饱暖的问题就完成任务了,这就给了女人们重新野化的时间和精力及理由。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男人们又在忙着开辟新的疆土了,在这方面这些男人往往自己驾驭不了的。因此,女人们也只能重新开啓新的征程。饱暖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剩下的问题就是淫欲的问题了。已经处于生活的上层了,而处于这个层次的男人们基本上都一样。要能再次吸引女人的兴趣,必须得让自己的生活,或者说是对生活的享受再上一个层次,在饱暖方面或者是淫欲方面。而在饱暖方面,要再上一个层次,难度就很大了。在淫欲方面却往往很容易。饱暖的解决让女人们有了更旺盛的精力倾心于淫欲,但醉心于世界的男人们的心却不只在一个男人身上,或者不能兼顾满足女人饱暖和淫欲两种欲望。女人需要男人来征服自己,然后又在被男人征服的过程来征服男人。女人需要男人在饱暖和淫欲方面来征服自己,并需要在这两方面持续持续再持续征服自己,而绝大多数的男人,优秀的男人,却只能做到征服,在持续的征服上往往做的差的多。从满足女人淫欲的角度,或者让女人有新奇感,或者有性的真正的满足。前者,也许只要男人的层次、身份和自己不同,解决了被纠缠的问题,又有了尝试新鲜的感觉。后者,却需要对方男人有真正的大型家伙。对于生活层次的差异上的新鲜感。对这些已经生活在高档小区的女人们来讲,哪个层次差别最大?当然是收废品的低层次人员了,这两个层次应该是差别最大的了。生活在这些高档小区的男人们,家伙的尺寸及能力往往就是一般水平。而如果在收废品层次的男人们再有个超大家伙,当然必须是超大,如果只是一般的话,或者一般大的话,绝大多数的高贵女人是看不上眼的。而王良民呢,则正好符合了这两条。是的。人活就是征服的过程。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还征服世界。那,如果同时征服这两者呢?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就是征服这个已经征服了世界的男人的女人。人爲什麽要征服?是要享受那种征服感,那种征服的快感。吃着一个男人的饭,用着一个男人的东西,花着一个男人的东西,住着一个男人房子,睡在一个男人的床,在他的床上肏他的老婆,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最有征服快感的征服。而再让这个男人的老婆再给自己生个孩子,则是最最最成功的,最最最有征服快感的征服。2、徐凯的心障==徐凯陪客户打炮阿里山足浴店。308双人包房。包房内有两张足浴床,中间有一四联半透明印着半裸美女的屏风隔开。微镜头一:两个身穿制服,身村性感妖娆的小骚逼站在两个已经脱了鞋的中年男子前。一个妆容精致,眼神勾人,而又前突后翘,双乳颇丰。一人粗粗淡妆,略呈稚嫩,却显素雅,而又是双乳玲珑。男人中的主人道:「你是客人,你先挑。」客人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这个奶子大的。」主人道:「那好,我就样这个小奶子的了。」微镜头二:客人那边。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后,又随着一阵「啧啧啧」的亲吻声后,随着女人一声长长「啊——」的声音,「噼噼啪啪」的响起了抽插声。微镜头三:主人这边。主人的嘴、手仍在小骚逼的身上,360度无死角的舔舐、抚摸。十分锺后。「隔壁已经干开了一会了,老板你也快进来嘛。」小骚逼道,小骚逼是要急着完工好接下一个活。「哦,舒服。」随着一个东西的插入,虽然播入的并不深,小骚逼仍是长长唿了一口气,舒服的叫了一声。这次的这个客人真好,不是自己给他服务,是他给自己服务。嘻嘻。我也享受一下,来了快两个月了,头一次碰到个能把自己当成人来玩的客人。二分锺后,主人趴在了小骚逼身上,穿着粗气。小骚逼的身体轻轻的抽动着,听听隔壁仍在持续的噼噼啪啪声,失望地看了一眼身上的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男人抬起了头,有点不甘心的在小骚逼的两个奶子上各抓了一把,翻下了身子。小骚逼把用了两分锺,被滑落在自己阴道内的避孕套抽了出来,放在床边。这是头一次碰到射精后,不是把避孕套带着出来而是滑落在自己阴道内的客人,这个客人的也太细小了,中号的避孕套对他来讲都是大的,在他完全硬起时套上还略显松弛。隔壁的噼噼啪啪声仍在继续。微镜头四:里面的那张,一对赤裸的男女正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男人的胯下老二在女人的阴道内快速的抽插,那双大手也在女人两个大奶子收拼命的揉搓着。女人翻着白眼,下体不断的迎合着男人的冲击,从女人下体姿势与男人的配合程度来看,也经经历过很多男人的抽插了,女人一边配合着,一边享受着,嘴里不断的喊着:「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外面的那张,一对赤裸的男女并排着躺在一起,男人仰躺着,一手叠在脑后,一手搂着女人,穿过女人的肩膀,摸着女人的一个奶子,女人的奶头有点褪气,是大量的男人不断的捻过所致。女人抬起上半身,把脑袋贴在男人的胸膛上,一只手在轻轻的揉按着男人已经射完精后回缩的小丁丁上。这两对男女,就是徐凯和他的客户。这个客户唯一的特点就是好色,每次和徐凯酒足饭饱后,一个必选的项目就是洗脚,按摩,肏小骚逼。好在都是高档足浴店,人身的安全,小骚逼的卫生以及小骚逼的质量都是上乘的。「老板,你那朋友是不是吃了药了?这麽长时间还没结束?」小骚逼轻轻地捏着徐凯的龟头,小声地问道,「还是缺女人啊?得了一个就不顾性命的操?」「他就那样,天生的。」徐凯在小骚逼的奶头上用力捏了一下,心道:这个小骚逼没有培训好,怎麽当面评论客人时间的长短呢?又问:「怎麽?时间长就得吃药啊?」「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小骚逼自知问的有唐突,吐了吐舌头,又在徐凯的乳头上轻轻亲吻了一下,连忙否认。「对了,问你个问题。」徐凯把小骚逼的脑袋并到自己嘴前,「一般操你的那些客人都多长时间结束啊?」「嗨,这个,一般15- 40分锺吧,有的吃了药能操上一个小时。」小骚逼道。「这麽长?」徐凯有点不相信。「可不是吗?来这里的客人,哪有把我们当女人的?完全是把我们当成一个性工具,花了钱了,就拼命的操,要把花的钱操回来,多操一次锺,多赚回点。呢,我的奶头都被捏的脱了皮呢。我来了才不到二个月呢。」小骚逼亲吻了一下徐凯的耳垂,轻轻地道。这麽长时间啊,最少的还15分锺。徐凯心里想到,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感觉这个小骚逼正是欠揍,引出的这个话题不是自己所愿意考虑的。「那最短的呢?」不过,话题已经开始,干脆就多问几句吧。「一般10分锺吧,这样的客人其实最可怕,因爲时间短,会用别的花样来折磨我们。」小骚逼一边思考一边道,看脸色还真有点后怕,又补充道:「其实,这样的人最可怕。」「噢。」十分锺,除去刚才小骚逼说的心理因素,平时在家操自己的老婆也得七八分锺吧,也不长嘛。十分锺,我的前戏加后戏比十分锺还多呢。其实,徐凯知道小骚逼嘴里说的十分锺指的是抽插时间,而不是包括前戏和后戏,不过,因爲男人先天的心理,他不愿意去这麽考虑。「那你们喜欢什麽样的人?」徐凯又问。真的,操了那麽多小骚逼了,还没研究过小骚逼的心理呢。「这个事嘛,只要射了就好,当然是时间越短越好了,射了后,收拾一下卫生,进行一下后戏,彻底的放松一下,是最好的。」小骚逼说了实话。「嗯。」徐凯心里好受点了,自己和老婆不就是这样吗?自己在家和老婆许梅做时,有时前戏就二十分锺,玩遍老婆身体的每个角落,然后插入,在几分锺内二人同时到达高潮,也是很好的嘛。这个小骚逼才入行,说的是心里话,不是那些老油条曲意奉承言不由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