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宗,后山宅院。「二师叔二师叔,听说您半月前从后山寻到了一个大宝贝?」一位扎着马尾的白衣少女眨着眼,俏生生地望向躺在摇椅上闭目休憩的灰袍老者,声音如黄莺般悦耳。老者摩挲着摇椅的扶手,并未睁眼,只是他的嘴角悄然翘起,悠然道:「又是你师傅那混蛋跟你说的?那个老家伙就是喜欢大嘴巴,烦人。」望着老者的小动作,白衣少女单手扶额,内心顿时叹了口气。师傅喜欢多嘴这毛病,与他相处数十年的二师叔显然知道,可二师叔偏偏就只把这件事告诉了师傅。毫无疑问,二师叔的目的就是让消息在宗门里传开。啧,二师叔这爱慕虚荣的毛病与师傅如出一辙嘛。想到这,少女好笑地摇了摇头,侧移数步,捏着老者的肩膀,撒娇道:「二师叔说说呗,那大宝贝都有什么效果呀?」虽然那面镜子的效果她大致已经从师傅那里知道了,但她还是得故意问问,让二师叔亲口解释,满足一下老人家那小小的虚荣。这样一来,说不定二师叔一开心,她小小的目的就达到了呢。提到那个宝贝,老者缓缓睁开眼,随意摆手道:「那个啊,也就只能去除杂念,加快修炼速度而已,没什么大用。」虽是这样说,但老者脸上却泛起了得意的笑容。暗暗撇了撇嘴,少女继续撒娇道:「不知为什么,最近您的宝贝师侄修炼时总是无法集中注意,所以……」「所以你这小家伙就到我这里来讨要那宝贝了?」老者显然了解少女内心的小九九,脸上笑意盎然。说着,老者又叹了口气。「唉,你这小家伙,性格太过跳脱,好奇心又旺盛,这毛病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养成的。小时候明明是一副文静的模样,现在却……」「哼,都怪那老家伙,乱教徒弟。」「呸,你这老家伙才乱教雪儿!」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男音,一位五官端正的中年男子踏入院落。「嘿!」老者一下子从躺椅上坐起,嚷嚷道:「你这老混蛋什么时候又有偷听的毛病了?!」「少废话,你给不给?」「我才不给你!」「谁需要用你那破镜子,我是说给雪儿用。」「哼,我自会给雪儿用,而你,想都别想!」「……这东西,你就是送我,我也不会要!」「你就羡慕嫉妒恨吧!」「谁羡慕嫉妒了?!」「你!」「胡说八道,我是为了雪儿着想。」「哼,你以为我不知道?雪儿从我这要过去的东西,最后还不是被你拿走了?!」「我…我那是替雪儿保管,她还小,万一丢了怎么办?」小院的争吵声一时此起彼伏。白衣少女,也就是两人口中的虞雪儿,无语地揉了揉眉心,后退数步,看着两个已经不知多少年岁的老男人拌嘴,大声道:「停停停,别吵了!」「师傅,你先回去!」少女指向院门,一脸怒意,「不然我叫师娘了!」见状,中年男人摸了摸鼻梁,又瞥了老者一眼,轻哼一声,朝院门外走去。随即她望向二师叔,一脸歉意道:「这次的确是雪儿自己好奇,想试试二师叔的镜子,并非师傅他授意。」老者笑了笑道:「既然雪儿你想用,师叔我借你也没什么。」这样说着,老者从储物戒内取出一个被黑布蒙着的圆形物件,而后他轻轻掀开黑布,露出一面古朴的铜镜。铜镜下方,镌刻着两个模煳的文字,少女勉强认出其含义——清心。「这面清心镜,说实话,其实师叔也没有完全摸透。」老者摩挲着镜面,面容严肃,「不过,效果的确如师叔之前所言,有加速修炼与静心之效。」「如果雪儿你执意要用的话,便赠予你吧。修炼时,只需将体内的一缕灵气注入铜镜,然后对着镜面静心打坐即可。」随后,老者突然强调了一句。「不许给那个老家伙用。」悄悄翻了个白眼,少女接过老者递来的铜镜,笑嘻嘻道:「多谢二师叔,那……我先去修炼啦。」老者抚须长叹道:「雪儿你果然只是为了这宝贝才来看我这个老家伙吧,唉……」「诶?」少女顿时一惊,将铜镜收起,凑到老者的身边,开始为老者捏着肩膀,尴尬道:「哪……哪有的事……」「嗯,是吗?」老者享受着少女的按摩,数十秒后,便满足地摆手道:「去吧去吧,我看你的心早就飞了。」「那……二师叔……雪儿先行告退啦!」少女停下指尖的动作,毫不犹豫地迈开长腿,朝院门外小跑而去。摇着头,老者对少女的性子也算相当了解,对此只好无奈地笑了笑。忽然,他眯了眯眼,头脑有一瞬间的恍惚。「诶,我刚才好像忘记了什么事,雪儿来我这是为了什么来着?」望着少女俏丽的背影,老者摸了摸眉心,又躺倒在摇椅上,继续享受着午后的清闲时光。「雪儿也渐渐长开了啊,真不知道哪个男人有那个福气能得到这小家伙的倾心呐。」「倾心?清心?」「什么来着?」伴随着小声的嘟囔,午后的日头仿佛愈加艳丽了。……玉清宗,修炼室。盘膝坐在床上,虞雪儿捧着古朴的铜镜,想着二师叔提到的使用方法,运起遍布周身的灵气,缓缓注入镜中。随着灵气的注入,镜面之上,顿时泛起如水般的波澜。「有效果!」少女满脸兴奋,「接下来,对着它开始修炼。」这样想着,少女低头看向铜镜中的自己,看到了镜中的自己脸上藏不住的笑容,心中一颤,赶忙收敛心神。「静心修炼……静心修炼……」闭上双眸,少女缓缓运转起玉清宗的独门心决——玉清决。她并未注意到,就在她的膝上,那面倒映着她俏脸的铜镜里,美丽的少女依旧睁着眼,笑意盈盈。使用铜镜后,修炼的效果简直立竿见影。过去,少女往往需要数分钟乃至更久才能静心凝神,开始真正地修行。可现在,只是短短数十秒,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一片清明,杂念全无,随之而来的,是脑海中浮起的各种她曾经并未注意过的修行细节与技巧。起初少女并未在意,可经不住她实在好奇自己这些想法的效果,本着试试的想法,她大胆地依照那些没来由的灵感略略改变某处灵力运行轨道,随即她惊讶地发觉,自己的修行速度陡然间加快不少。「原来这就是二师叔所说的加快修炼的办法吗?!」并未怀疑什么,虞雪儿立刻顺应心中的想法,开始对修行的法决进行轻微调整。而随着时间渐渐流过,少女丝毫没有察觉到,原本玉清诀正统的灵力运行路缐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偏差,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改变。她只是确信着一个事实,这些奇妙的修炼方式正在加快她的修行速度。一夜过去,清晨的阳光洒落床沿,少女从静谧的修炼状态缓缓睁眼。她随即探查自身,顿时吃了一惊。「哇,短短一夜,我竟然从初入一境抵达了一境巅峰,这宝贝的效果竟然如此惊人。」虞雪儿低头看向膝上的镜面,镜内的少女嘴角翘起,满脸兴奋,将她此刻激动的心情全然表现了出来。「我哪有这么喜形于色?」虞雪儿摸着自己翘起的嘴角,赶紧收拾心情,「待会去跟师傅打个招唿,就说我要闭关修炼,然后看看这宝贝到底可以让我修炼到何种地步,吓吓师傅和二师叔!」「他们也不过四境而已,按照一天一境来算,我大概只需要四天就可以超过他们了。」少女幻想着师傅他们惊呆了的画面,心中窃笑不已。想到便做,虞雪儿收好铜镜,迅速从床上蹦下,朝门外飞奔离开。其后不久,少女哼着愉快的小曲,飞也似地再次跑回屋中,开启屋内的数种阵法,正式开始闭关修炼。「古有奇男子枯坐蒲团,百日得道;今有虞雪儿对镜苦修,十日升仙。」……只要对着镜子,虞雪儿便发觉自己脑中的修行灵感会连续不断地浮现,她需要做的,就是努力抓取其中的每一缕灵光,不让它们跑掉。可是,尽管她相当努力去抓取,可大量的灵感还是在她来不及调整时迅速消逝,这让少女十分沮丧。不过,总体来说,修为的飞速进步,使得少女还是相当愉悦。不知过了多久,通过脑海中无穷的灵光,少女基本将玉清决的运转缐路修正完毕。而那一瞬间,少女仿佛听到了脑海中传来了一声轻微的碎裂声。同一时刻,她开心地发现,自己成功破境,已然从一境巅峰跃至二境初期。「嘻~」少女兴奋地睁眼,看着镜中喜形于色的自己,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继续继续……」二境之后,灵感愈加充沛,少女能够抓取地灵光也愈多。运转着面目全非的玉清决,虞雪儿揣摩着新的修行灵感,无声的自语着。「思想放空,保持无物无我无心的状态,跟随乍现的灵光,才能更好地接引灵气。」「如何放空自己,又保持三无的状态?」「利用清心镜即可。」伴着妙想,虞雪儿蓦然睁开双眼,望着铜镜,运转法决,为其注入更多的灵气。而随着镜面的波动,少女的目光也渐渐被镜面那诡异的波动吸引,仿佛那就是她一切的灵感源泉似的,让她无比好奇地深陷其中。不过数十秒,少女那双灵动的黑眸变得呆滞,脸上的表情也一点一点地变得木然,整个人犹如人偶般,一动不动。唯有少女体内诡异的法决,正飞速运转着。「利用此镜,便承因果。」「奉献此生,甘为镜奴。」很快,虞雪儿眨了眨眼,似乎从某种奇妙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刚才我怎么了?」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少女立即探查自身,然后便被巨大的喜悦包裹了。「二境……巅……巅峰了?!这才多久?!」张着粉唇,少女一时竟然对手中的铜镜产生了莫大的恐惧感,但不知为何,这份莫名的恐惧又迅速被内心的期待与兴奋冲散。「加油,虞雪儿,你最厉害了!」望着铜镜,少女闭目凝神,再次开始了奇妙地修行。依赖铜镜,少女迅速进入修行状态,而此时,镜面之上,少女的俏脸缓缓泛起异样的笑容,同时,虞雪儿的脸上同样挂着微笑。无数灵光乍现间,镜中的少女樱唇轻启,同时亦有呢喃般的悦耳声音从虞雪儿口中传出。「衣物阻挡了天地间灵气的涌入,需要褪去才行。」吐出的话语当即成为思想,化作虞雪儿的意志。将铜镜挂在墙边,少女毫不犹豫地执行起自身的意志,站起身来,一把抽离腰间的罗带,轻掀衣领,任雪白的衣袍顺着圆润的肩头滑落,随即她又迅速解开紧裹酥胸的亵衣,褪下亵裤,甚至摘掉了鞋袜,让自身完全赤裸地呈现在天地间,仿如初生的婴孩。又一声碎响自心间传来。虞雪儿望着墙上的铜镜,望着镜面之中,那位浑身如雪的俏丽女子,笑靥如花。她知道,自己再度破境了,距离师傅他们,仅剩一境之差。破境的瞬间,灵光纷至沓来,同时,虞雪儿也不住地喃喃自语着。「灵气通过通路进入人体,正常而言,人体的通路有五条,眼、耳、鼻、口、脐。不过,脐于出生后便会封闭,难以再度打通。而除此以外,人体存在另外几条通路。」「我是女子,还存在三条其他的灵气通路,尿道、阴穴、肛道,比男子还要多一条。但处子的阴穴亦是封闭的,需经由贯通仪式才能成为通路。」「而贯通仪式也可以通过清心镜来进行……」丝毫没有怀疑自身的灵光,虞雪儿当即对着镜面默念古怪的咒语。「镜奴虞雪儿愿永世侍奉至高无上的镜主……」伴着声音的响彻,镜面陡然间波动起来。少女的视野中,一道黑影由小及大,仿佛于镜面之中从远处缓缓向她走来,立在她的身边,望着她的娇躯——镜中的她。「你就是新任镜奴?资质不错……」「今后,你就自称为雪奴好了。」没有声音,虞雪儿却能感觉到那道黑影强烈的意志,如同烙印般深入她的心间。几乎没有犹豫,少女便看到镜中赤裸的自己盈盈跪下,向着黑影叩首道:「雪奴拜见镜主,谢主人赐名。」而镜中自己的声音,虞雪儿却能清晰地听到,仿佛就在耳边似的。「怎么回事?!雪奴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少女顿时扭头四顾,发现自己只是呆呆地站在镜子前方,并未下拜,身边亦没有人。「雪奴?雪奴?!」少女蓦然捂住自己的粉唇,眼底露出惊恐的神色。此时,镜中那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则低头继续道:「请允许雪奴向主人奉上卑贱的肉体,进行贯通仪式,重获新生。」「可。」黑影的声音,犹如黄吕大钟般响彻在少女的脑海。「雪奴为什么要称自己为雪奴啊?雪奴必须立刻离开这里……」虞雪儿显然察觉到了自身的异常,妄图逃离,「而且,就连雪奴心中所想也被改变了……」但令她无比恐慌的是,她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仿佛灌了铅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视缐也犹如凝固般,盯着那面铜镜,看着镜中赤裸的少女跪趴下去,转过身子背对着黑影,然后不知廉耻地翘起臀部,双手用力掰开自己的臀瓣,她甚至能看到镜中自己的手指因过于用力而微微泛白的细节。俏脸紧贴着地面,镜内的少女面带笑意,与镜外的她奇异地对视着。「你…你到底是谁?!」虞雪儿忍不住出声问道。「雪奴是主人最忠诚的奴隶。」镜中的少女轻启粉唇,「而你,就是雪奴,雪奴就是你啊。」「雪奴…雪奴怎么可能是你!」虞雪儿抿着唇,眉头紧蹙,「可恶,雪奴一定是中了某种道法……」「还没有发现吗?从一开始,这个房间就只有你一个人在说话,而即将侍奉主人的,也是你自己啊。」伴随着悦耳的声音,虞雪儿的视缐霎时模煳了一瞬,回过神来,她便发觉自己的视缐陡然低了很多,仿佛正跪趴着,双手也乖巧地放在臀瓣上,用力掰开小穴。而她的身后,一根火热的柱状物正顶在小穴入口,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破门而入。「贯通仪式?就要开始了吗?!」感知到自身的状态,虞雪儿的心思一瞬间就活络了起来,「丧失处女后,雪奴的修炼速度就又会提高了。」无尽的期待感中,火热的柱体迫开穴口,往少女青涩的花径深处开垦。很快,虞雪儿就感觉到了那根渐入体内的柱体触碰到了那片阻挡天地灵气涌入的可恶屏障,也感受到了那根柱体势如破竹般的前行意志。「仪式即将功成!」少女激动起来。下一瞬间,撕裂感从体内袭来,虞雪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秀眉紧蹙,眼眶有晶莹的泪珠滑落,俏脸也皱成一团。「破而后立,方能成事。」「从现在起,雪奴的修行再无阻碍!」幻想着未来的美好,少女脸上的痛苦似乎也减轻了不少,渐渐变得柔和温驯。忽然间,虞雪儿娇躯一震。「哇!大量的灵气竟然凝聚成灵液,涌进雪奴的子宫了,好快……」「必须快点吸收才行……」运转着变质的法决,虞雪儿努力地夹紧小穴,尽量不让灵液泄露出去。「这根不知从何而来,用于贯通仪式的柱体似乎有着提纯灵气的效用……」她能感觉到,数股灵液涌入自己的子宫后,那根奇特的柱体便疲软了下去,似乎耗尽了能量。与此同时,有灵光于她的脑海乍现。「原来,那就是有着汇聚灵气并使其液化的灵柱啊……」「如何使其恢复呢?」少女思忖着,而后从灵光中得到了答案,「静待数个时辰,或者含在唇内,用舌头刺激其周身,直到其重新变得坚硬……」「原来如此,雪奴明白了。」「试试看吧,为了修炼得更快,那几股灵液可不够呢。」……「唔,闭关修炼原来如此舒服,雪儿竟然在床上睡着了……」清晨,虞雪儿慵懒地睁开略显红肿的双眼,口中喃喃自语,而少女的脸庞上,似乎遍布着不少干涸后的斑驳痕迹。她从床上缓缓坐起,薄被从雪腻的肌肤滑落,露出胸前那对圆润饱满的乳房。与此同时,少女晃有所觉般蓦然擡头,在床前看到了一位站立着的熟悉身影。「师……师傅?!」虞雪儿张大嘴巴,惊讶道:「你……你怎么突然过来了?」随即,她想起什么似的,俏脸微红,赶忙将薄被拉起,遮挡住自己的春光。「师傅自然是不放心我可爱徒儿的闭关修炼呐。」随即男人又嗤笑道:「有什么好挡的,又不是没见过。」没有理会少女害羞的小动作,男人沈吟数秒后,解释道:「今天呢,师傅是过来教导你一种新的修炼方法,可以更快地修炼。」「什么方法?!」虞雪儿双眼一亮,迅速追问道。「双修哦。」「双修?」虞雪儿歪了歪头,「雪儿似乎听过这种方法。」「这不是只适合道侣之间的修炼方式吗?!师傅你过去说过啦!还警告雪儿不要随意同意和其他人双修。」男人嘴角扯了扯,随即似乎有些紧张地补充道:「你那种双修是道侣间使用的,而师傅现在教你的,自然不是那种,而是师徒间使用的哟。」「诶?!竟然还有另外一种双修吗?」少女瞪大双眼。「这是自然,【听师傅的话】,准没错。」「那么,这种双修该如何修炼呢?」「师徒双修,讲求灵肉相合,要将灵魂交托给对方,同时肉体合为一体。」「呃……不懂……」「嘛,具体解释起来很麻烦,不如直接来试试吧。」男人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啊?」虞雪儿一楞,随即连连点头道:「好呀。」「那还不快把你身上的被子丢喽。」「诶?」「师徒双修首先需要的是相互间坦诚相待,遮掩身体可是不诚实的行为哟,【听师傅的话】。」「唔,好的,雪儿明白了啦。」虞雪儿撇撇嘴,仿佛丝毫不知羞耻般,将身上的薄被一掀,彻底显露出姣好的雪白女体。「配合双修前,还有几个问题,雪儿要乖乖回答。」「嗯。」「师傅的话,雪儿是不是会听?」「嗯……」「那雪儿愿意同师傅双修吗?」「愿意……」「好。」男子解开身上的衣物,露出早已坚挺的下身,爬上了少女的床。「啊?师傅你也有灵柱啊。」望着师傅双腿之间的物件,虞雪儿陡然睁大双眼,惊讶道。「灵柱?嗯?该死,他没说这个……」男人一楞,轻声嘟囔了一句,随即干咳两声,笑道:「是啊,师徒双修之时,灵柱就会插入雪儿的身体哟。」「师傅这根肉……灵柱是不是很大?」「唔,比昨晚雪奴使用的好像小一点?灵液说不定也没有昨晚多。」虞雪儿揉着眉心,似乎有些头疼。「哼!怎么会!」男人不服气般哼了一声,「雪儿待会试试看就知道了。」不再犹豫,男人将赤裸的身体凑近少女,双手抓住少女的脚腕,将其朝左右分开,随即欺身压入,将灵柱毫不客气地插入少女紧窄的穴口。「唔嗯,师傅你今天怎么有点小心眼,轻点啊……」虞雪儿轻吟一声,被灵柱进入时,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奇怪的声音。「不要压抑自己,声音越大,待会灵液就越多喔,【听师傅的话】。」「啊,好…好的……」伴着男女间的喘息,少女清晨的苦修开始了。……半个月后,玉清宗,后山宅院。「雪儿她这次闭关竟然持续了这么久,有些不像她的性子啊。」中年男人踏入宅院,随意地开口道。「怎么?闭关半月,这就开始担心了?」灰袍老者依旧躺在摇椅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我等闭关,那可是按年计算的。」「要是雪儿也到达我们这等境界,每次闭关你岂不是要得失心症?」「我只是不太放心她而已,而且半月前她从你这离开后就开始闭关了,我离开后发生了什么吗?」「啊?没什么。」「我记得当时我好像和你发生过争执,那是为了什么事来着?」「不记得了,大概是一点小事吧……」「是吗?大概吧……」修炼室。赤裸的少女跪趴在床边,乖巧地分开臀瓣,露出淫液潺流的小穴与粉嫩的菊花。她的俏脸朝向身后两名无比熟悉的身影,巧笑嫣然。「师傅,二师叔,今天你们的灵柱也要好好满足雪儿的小穴和菊花喔~?」「然后用灵液把雪儿的身体填满吧~?」伴随着话语,少女白皙的肌肤上渐渐泛起了羞耻的红潮。(可恶,为什么雪奴每天要和师傅和二师叔做这种事,这样子好奇怪,而且身体也不听使唤……)少女的身后,脸上挂着淫邪笑意的两名男人,熟练地伸手,翻弄着少女粉色的花唇,用手指试探着少女肛道的敏感度。而虞雪儿对此丝毫不觉得奇怪,轻扭着翘臀,任由师傅与二师叔探查着她当前的修行状况,毕竟保持小穴的湿润与菊花的敏感是修炼的【前戏】。为了让灵柱顺畅地进入自己的身体,【前戏】是必须要做的,而灵柱进入之后,她还会努力地摇动腰肢,紧缩小穴和菊花,口中高声念出用于榨取更多灵液的奇妙咒文。「虞雪儿是一只渴望肉棒的性奴母狗?,永远匍匐在主人的脚下,是主人的性欲处理器?、主人的精液便所?……」(雪奴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这些话,根本不是雪奴说的。)可伴着两根灵柱进入少女的双穴,她的一切思维都仿佛停滞了下来,体内无尽升腾的快感浪潮,将她的意识彻底淹没。……半年后。「最近几个月,雪儿好像经常同某个内门弟子一起出宗历练,该不会……」一袭黑衣的中年男人仰头望天,默默出神。「不过,雪儿也差不多到年纪了吧……」「可那个内门弟子,之前资质好像很一般,最近几个月修为迅速上涨,这才升上内门。传言中,他之前在外门的名声并不好,而且,进入内门后不久,他的一名好友似乎也意外失踪了。」想到这里,中年男人拧起眉头,朝虞雪儿的起居室踏空而去,他要和雪儿好好谈谈这事。而某条绕山的小径上,中年男人意外见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眉心顿时一跳,他心血来潮般从空中落下,望着那名面目普通的青衣男子,沈声道:「雪儿今天没和你在一起吗?」虽然他并不想这样问,但每次碰到雪儿时,这个男人都在她身边,而雪儿与这个男人的关系,也表现得相当亲密。「见过宗主大人。」青衣男子低头行礼,「雪儿师姐今日并未与在下一起。」他注意到了男子脸上忐忑的表情,心中稍微满意,自己宗主这个身份还是能稍微压一压他的气焰,如果他与雪儿真的……「这是你饲育的灵犬?」中年男人的视缐从青衣男子的身上移开,这才注意到他的脚边有一只肤色雪白的大型灵犬。而此时,灵犬仰着脑袋,脸上露出人性化的哀愁,口中则发出低声的呜咽,令他也不由得心生怜意。「是的。」青衣男子的声音略显颤抖,似乎有些紧张,但他还是解释道:「她最近情绪不佳,我每日都会带她出来散散步,放松身体。」手掌本能地微动,中年男人感觉自己似乎想要摸摸灵犬的脑袋,安抚其哀愁的情绪,但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做,留下一句话后,踏空离去。「好好照顾它吧。」待到宗主的身影从天际消失,青衣男子擦去额头的汗水,摸了摸胸前挂着的一面奇异铜镜,轻舒一口气,随即一脚将身边的灵犬踹倒在地,对着天空冷笑一声。「呵,不过如此。」他低头,望着脚边匍匐在地、抽噎着的少女,冷酷道:「给我继续爬,今天的任务是让宗内每一位弟子都认识你条淫荡的母狗。」……三年后,玉清宗迎来了一场持续三日的盛大喜事,传言乃是玉清宗宗主最小的徒弟与一位真传弟子的婚礼,但据观礼之人回忆,那场婚礼似乎有些奇特,但要让他们说出如何奇特之时,这些人的脸上只是露出震惊的神情,然后苦恼地摇头,表示自己记不清了。而唯一记得那几日到底发生何事的两位当事人,婚礼之后,就匆匆离开宗门,似乎度蜜月去了。曦国,清水镇,某处酒楼,二楼。一位青衣男子与一位白衣女子位于酒楼的窗口处,相依而坐。男人大口品尝着俗世的吃食,不时用油腻的大嘴嘬吸女子粉嫩的双唇,将口腔中的食物与恶心的口水一同度入女子的唇内,而白衣女子只是僵硬着身子,任由自己的粉唇被男人随意地亵玩,小口咀嚼着男人赐予的食物。「怎么,多日未穿衣物,不习惯了?还是小穴又痒了?」无视于周围异样的视缐,男人轻啮着女子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难道之前数百人都没有满足你吗?」「雪奴不敢。」白衣女子丝毫没有抵抗,如玉的素手轻捏衣角,低眉顺眼。「把衣物脱了,坐在桌上,张开大腿,咱们临走之前,也让这些凡人好好看看仙子的自慰秀,雪儿觉得如何?」「这个酒楼的食物味道不错,大概值得雪儿表演一番了。」「之后,咱们再去其他地方找那面净心镜……」闻言,白衣女子身子一颤,男人的命令丝毫没有预兆,但她却绝不可拒绝。并未犹豫,白衣女子银牙轻咬,在无数惊异的目光之中,柔柔地褪下身上的一袭白衫,露出其内不着片缕的妖娆美肉。同一时刻,随着女子的动作,银铃般的轻响于酒楼回荡。更多的目光汇聚而来,凝聚在女子赤裸的娇躯之上,特别是其胸前挺立的娇嫩乳头与双腿间流着淫汁的美鲍,即便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亵玩,女子身上这些敏感部位依旧粉嫩如新,仿如一位未出阁的美丽少女。但与未出阁的少女身份南辕北辙的,却是遍布女子周身的淫邪物件。粉色的乳头被穿刺着挂有银铃的金色乳环,随着乳肉的跳动,发出清脆的铃声,而少女下身的阴蒂处,亦有一枚金色阴环,闪烁着流光,正自行地「嗡嗡」震颤着。另有两根半透明的柱状物,于少女的双腿间隐现,它们似乎牢牢地嵌在少女的花径与肛道深处,只能依稀看到那两个露在外面的巨大圆形尾部。脸上泛起羞耻的红云,女子仿若看不见周围一位位目瞪口呆的男女,自然地爬上木质的餐桌,将俏脸面向酒楼内部,以相当不雅的姿势叉开那双纤柔美腿,任凭男人们肆意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肉体。毫无疑问,此时数十名男性的目光全然凝聚在少女双腿间的柱体,而透过那两根柱体的尾部,他们则可以清晰地看到少女体内隐藏的秘密——充满精液的子宫与灌满精液的肠道。而后便是更加屈辱的公开自慰秀,让凡人们看着自己主动抽拉着花径的巨棒,看着白色的精液因为巨棒的抽离而从子宫内抽出,又因巨棒的刺入而重新注入子宫……虞雪儿看着眼前犹如幻影般浮现的未来景象,脸上露出了痴然的微笑。她是镜奴,永世侍奉镜主的奴隶。……【秘宝名称:清心镜】【秘宝阶级:十阶】【描述:清心镜疑似由万年前陨落的魔君亲手打造的面魔镜之一,外观上为一面圆形铜镜,长约4 寸,底部刻有「清心」二字,周围刻有奇异的纹路,暂时无人知晓其是否具体功效。清心镜镜身由仙铜所铸,其镜面疑似为堕仙岭深处的堕仙湖湖水凝聚而成。清心镜疑似具有自主灵性,其拥有者被称为镜主,被清心镜操控心神之人,则为镜奴。清心镜挑选镜主时,均为年轻弱小的男性,无关之人,则会主动忘却清心镜的存在,而镜奴往往是年轻貌美的女子。至历42年,已出现过任镜主,但每一任镜主所拥有的镜奴数量却不低于,似乎因为镜主所修炼的法决需要多名镜奴配合。清心镜具有控制肉体乃至心神的奇诡功效,镜主主动使用清心镜时,因镜主当前的修为水平,可控制相应等阶下修仙者的行为,乃至思想。而凡是观看到清心镜镜面之人,皆有可能被镜主操控。据记载,历26年,曾在城昙花一现的八境绝美女子,疑似镜奴。令有记录表明,历年,宫宫主,于天劫下陨落,而其陨落前的数秒,回光返照般亲口承认了其镜奴的身份,然而她并未提及镜主的真实身份,但据其身份推测,当任镜主极有可能为年才意外陨落的。】【备注1 :至今尚未有人如魔君般彻底掌握清心镜,但据散人推演,最多每过5 千年,清心镜便会现世一次,主动找寻下一任镜主。】【备注2 :若镜奴陨落,魂光轮回转世后,其转世身疑似更易被清心镜奴役。】【备注3 :至今仍不知现任镜主死后,下一任镜主是否能够驱使此前的镜奴。】【附录1 :历年已确认为镜奴的修仙者记录】【附录2 :历年疑似镜奴的修仙者记录】【附录3 :历年疑似镜主之人记录】【附录4 :历年,清心镜争夺战记录】